當我們遇見愛情
 
■作者、攝影/lemonz

真的是心動了。

當我發現自己開始尋找你的身影時,我突然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說過不想再碰觸愛情的我,沒想到會再一次感覺到心跳的滋味。

「妳看起來總是那麼不快樂。」

一次聚會中,當大家在KTV包廂內鬧成一群嘶吼吶喊時,不知什麼時候湊過來我身邊的你,突然認真地轉頭跟我說著。那時,你的一雙清澈的眼,即時在燈光旋轉閃爍的黑暗中仍然明亮得讓人不敢直視。

我先是眼睛稍稍睜大地驚訝,差一點就要承認自己的心情,但一個年紀比我輕的年輕小伙子懂得什麼呢?於是我還是恢復了理性,隨即拿出保護色一號表情笑笑地說是你看錯,我一切都很好。

「是嗎?」

雖然遲疑,但你也笑笑地不再追問,然後彷彿一切都沒發生似地轉身向隔壁的女孩拿來麥克風,重新加入高歌嬉鬧的行列。

不是同部門也很少注意到,甚至連話也沒跟你說上過幾句,只知道你好像是新進人員,也早名草有主,但為何你會輕易地發現我眼底輕輕流洩的寂寞,我感到疑惑不解。我在一旁看著開懷高歌的你,突然發現你有著男生少見的清秀臉龐,粗粗的眉宇之間流露出些許霸氣,一張臉融合了男人成熟與男孩稚氣的氣質,是一張討喜的面容。

那晚,你沒再靠近我半步,卻與其他人鬧得天翻地覆。你的那句話,或許只是對朋友一貫的關心吧,我這樣想著。

幾天後,我的桌上出現陌生的小花束,說小是因為只有三朵紫色玫瑰,用了銀白色鍛帶繫的大蝴蝶結上懸著一張小小卡片。

「妳笑起來的模樣比較好看。」

沒有署名,沒有任何其他訊息,卡片上就僅有短短的一句話。我不得不聯想起幾天前的晚上,湊過來我耳邊講了話的你。

這樣的花束不是每天都有,但每隔幾天便會無聲無息地出現,無論我早到晚退都無法親眼看到置放花束的人,同事們開始起鬨說我有了仰慕者,要我好好把握,我則是掉入撲朔迷離又曖昧的情境裡,不知該如何是好。

我知道是你。就是那天發現不快樂的我的你。但是你已不是自由之身,為何還要沾惹他人?於是在無法再承受曖昧情愫日漸茁壯的某一天,我寫了email給你,詢問你的用意。

「只是想關心妳,不捨得看妳總是不開心。」

一貫的短句,但卻深深地崁入心底。

後來你終於表態,你說要我只要接受你的關心就好,你的其他感情是你與對方的問題,不關我的事情,而且你們也可能邁向分手一途。

我,無法接受這樣的說法,也不願介入別人的感情,因為我知道被別人戳碎感情的心是很痛很難痊癒的,我不要當那樣的罪人。

於是我開始婉拒你的關心,我把心再度關上,對於那些不定時花束與卡片也無動於衷,我希望你與她好好的,不要有任何旁生枝節的干擾。

但是我卻在輾轉間聽見你的消沈,平日在公司會談笑風生的你變得沈默,同事們都在猜是因為你與女友分手,而我知道是我的緣故。

「我們只能在愛時悲傷
我們只能在愛時如絲般迷惘
………………………………」

某天下午你在MSN上留訊,要我連結上面的網址去聽一首歌,我邊聽邊掉淚。

我真的該打開心門然後與你攜手走出去嗎?

想起你曾說過,對於愛你原本很迷惘,直到遇見我你才驚覺那愛的真正意義。我以為你只是一時迷戀,我以為幾次的拒絕便可讓自己狠心不理,讓你放棄,但當你總是一再等待我的點頭,當我發現自己總是不斷地搜尋你的身影時,我真的驚覺到事情已經演變到我無法控制的地步。

是真的心動了。

我愛你,但我真的應該愛你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凝語裳 的頭像
凝語裳

越界的浮遊

凝語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