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是種邪教
 
■作者/貝莉blueberry ■插畫╱小刺

從小到大,我就不喜歡別人幫我介紹男朋友, 我認為戀愛是要自己找來的,當然有部分是我認為別人不懂我喜歡什麼,就算懂也找不著。
所以熟一點的朋友都懶的幫我介紹,反正我看到了也只是一直嫌棄,不嘴賤個兩下好像當晚吃了甚麼大悶虧。

其實以上都是場面話,這不過是個年近三十的女人在十三年戀愛生涯中打滾後給自己台階下的真實結論。

我不是甚麼第一眼美女,雖不像王家衛電影《我的藍莓夜》裡那乏人問津的藍莓派,卻也沒本事當上巧克力或是起司蛋糕,充其量是個偶而賣完的波士頓派。

波士頓派是個外型非常肥美的甜點,常會令人有股購買的衝動,但看著那一大塊對你微笑的鮮奶油,大多數人沒有勇氣吃它,回想我第一次看到波士頓派是二十六歲時室友送我的生日禮物,同桌指定購買還有新加坡知名藝人引退後所推出的黑巧克力蛋糕。當時我盯著波士頓派心想這外觀樸素,實際上又肥不溜丟的東西哪裡好,可勉為其難的吃上一口後,卻驚為天人。

從此我愛上波士頓派,但卻仍舊保持距離,波士頓派是迷人的瘋子沒必要跟它牽扯太多,而我就是那令人讚美又忘之卻步的波士頓派。

就算對方認為我是美女也只有前三秒,後來不是變成心高氣傲的跩妹,就只能當不夠典雅的瘋妞,我真切的知道自己沒那相親的命。

聯誼會遇到好友的前男友,上交友網站會遇到老同事,受邀參加雜誌社舉辦的靜默派對好不容易輩對方要了電話,隔天卻以掉手機收場......。

 

當然,我也曾經對朋友介紹有著高昂的期許。
結果不是遇到奶油小生,就是陰沈男孩,還有連Nirvana都不認識的搖滾男孩,還有動不動就對你哭訴的雙魚座小帥哥。

我把這些光怪陸離的事寫成一本書,變成有點刻薄的女生,如果我英文好或許我會考慮去英國發展,但又聽說英國男人除了張犀利的嘴外,其他通通不受用。
所以我繼續浮沉,壓抑內心想拒絕的衝動繼續跟那些 Mr. Wrong 吃飯喝酒,但我也漸漸學聰明,約吃飯食量必定特大、喝酒肯定把大家都灌醉,雖不須像韓劇《咖啡王子一號店》的男主角找人假扮同志戀人,但千奇百怪的方法都不知道到底是自欺欺人,還是先發至人。當然也有朋友說這是刁鑽的我給人的第一課。

總之,最後朋友們公認,唯有瘋子才會愛上我,而那些以不影響他人造成他人精神分裂之瘋子,偏偏非常稀有,不是一般人介紹得來的,所以我也只能在角落默默地等待他們某天會在櫥窗中看見我這波士頓派。

你看到我了嗎?我的右先生,請你相信我的刁鑽都只是為了恐懼愛,請你相信你的聰明才智會吸引到我,沒人規定你要是一位才子,情書我可以寫給自己,情歌唱不唱都無所謂,畫幅畫給我不如煮晚麵給我吃,不用帶我去汽車旅館探險,也不用跟我有一樣的書櫃,只要帶我牽手逛公園就好,只要會抱著我睡覺就好,還有能笑看我突如其來的孩子氣跟瘋狂,我不是令人望之卻步的波士頓派,只是一直在等著某天你會到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凝語裳 的頭像
凝語裳

越界的浮遊

凝語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